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 山东省纪委监委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RSS | 手机版本
您现在的位置:临沂市纪委监委网站>> 沂蒙清风>> 清风文苑>>正文内容

红色家书

        有人说,共产党人是钢铁战士,其实共产党人也是血肉之躯,也有父母兄弟,也有爱恨情仇。但是他们却做到了常人无法做到的事,小家让位于大家,小爱让位于大爱。是坚定的理想信念让他们无法顾及自己的家庭甚至是生命。在几封家书当中,我们可以看到共产党人的铁骨柔情。
        第一封信是瞿秋白写给妻子杨少华的一封信。
        “亲爱爱,你准备着自己的才力,要在世界革命及中国革命之中尽我俩的力量。”
        就是这样一个称呼自己妻子为“亲爱爱”“乖爱爱”的男人,在死亡面前却是如此的大义凛然,他说“人生有大休息有小休息,今后我要大休息了”。当他缓步走出牢房的时候,没有任何的呐喊,更没有任何的求救,瞿秋白一路高唱着《国际歌》走向刑场。然后在一片草地上,盘膝坐下,环顾四周,留下了自己人生当中的最后一句话“此地甚好,开枪吧”。
        共产党人从不是不解风情,只是,国之不国,何以为家。瞿秋白与杨少华的爱情是感人肺腑的。秋之白华,若是在今日,他们应当是一对神仙眷侣。但是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需要的不是儿女情长,需要的是一群能够为中华民族之解放而付出生命的人,瞿秋白选择了成为这样的人,成为了在赴死之际高呼“共产党万岁”的伟大革命者。
        第二封信是抗日女英雄赵一曼写给自己儿子的一封信。
        “我最亲爱的孩子,母亲不用千言万语的来教育你,就用实行来教育你,在你长大成人以后,希望不要忘记,你的母亲是为国而牺牲的。”
        这是在1936年,赵一曼在雨中强忍着严刑拷打留下的剧痛,给自己的儿子写下的遗书。九一八事变后,赵一曼被党组织派往东北参加抗战,她只得将还在襁褓中的幼子留在了老家,而此一别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相见。赵一曼在被捕到走上刑场经历了整整九个月,她经历了常人难以想象的酷刑,身体到处白骨外露,多处碳化,但她却什么都不肯说,敌人甚至都不知道她的真实名字叫李坤泰。也正因为如此,在长达数十年的时间里赵一曼儿子宁儿都不知道他的母亲就是大名鼎鼎的抗日女英雄赵一曼。
        赵一曼她能够忍受肉体的折磨,但对她而言,对于一名母亲而言,更为痛苦的是不能陪伴自己孩子。她的心中一定会有遗憾,但家国沦丧,山河破裂,终要有人站出来,站出来了可能就意味着死亡,意味着会对不起自己的孩子,亲人,朋友。但那本就是一场血与泪的战争,若想胜利,总要有人流血,共产党人就成为了付出鲜血与生命的人。
        第三封信是何功伟临死前写给自己父亲的一封信。
        “儿献身真理,早具决心,苟义之所在,纵刀锯斧钺加诸颈项,父母兄弟环泣于前,此心亦万不可动,此志亦万不可移。”
        1941年,何功伟被叛徒出卖,湖北省主席陈诚为了策反他,使出了杀手锏,让何功伟的父亲到狱中,用父子深情来劝说他改变立场。
        而得知这个消息后,何功伟就写下了这封信,劝他的父亲不要来。但他的父亲还是来了,因为这封信根本就没有被递出去,而是被陈诚扣下了。陈诚看了何功伟的信,就评价了四个字“此人伟大”。
        何功伟的父亲是有文化的开明乡绅,但是面对儿子的生死,他选择了劝儿子生。何功伟七岁丧母,是父亲亲手把他带大的,在狱中面对面看着苍老的父亲,听着父亲声泪俱下的规劝,何功伟是这样回答他的父亲的:自省爱国无罪俯仰无愧,故能饮苦酒以自甘,宁杀身而不悔。
        何功伟已抱定了必死之心,本来是父亲来劝他,却变成了他劝父亲。儿子赴死是不孝,却又是大孝,或许这就是大义,又所谓说使我们追求的主义,何功伟在临死之际还在呐喊着,他想告诉觉醒的中国青年,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拯救中国。
         “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峥嵘岁月,血沃中华。无数共产党人为救民族于危难之中而舍生取义,为救民众于水火而前仆后继。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在新的历史时代,每一名共产党员要传承革命先辈的精神火种,为中华民族之伟大复兴而奋斗一生。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