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 山东省纪委监委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RSS | 手机版本
您现在的位置:临沂市纪委监察局网站>> 沂蒙清风>> 清风文苑>>正文内容

汶河拖蓝

        家乡有一条河叫汶河,发源于上游的蒙阴。在县境内流长近七十公里,然后在县内东南部汇入了沂河。多年来在这条河的两岸工作,平常一直感到它就是一条普普通通的小河,和其它河流相比更不觉得有什么独特之处。
        可是,后来几次在它身边偶然看到的奇异景观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就是我亲眼看到了传说中的汶水拖蓝的景象。
        这条汶河并不是清代桐城派古文大家姚鼐在《登泰山记》中说的“泰山之阳,汶水西流”的那条汶河,那指的是黄河支流大汶河。大汶河汇泰山山脉、蒙山支脉诸水,流经新泰、莱芜至泰安大汶口纳柴汶河后称大汶河。而我家乡的汶河属沂河支流,它发源于蒙阴,蜿蜒曲折东南向流入沂南。《水经注》:“沂水经东安县故城东,又南,桑泉水入之。”根据郦道元的记载桑泉水就是现在的汶河。道光版《县志》说的很清楚:“河阳村南十余里,沂河西岸半里许,桑泉水南五里黄疃庄,阳都故城址犹在。”实地考察,桑泉水在地理位置上和今天的汶河是能重合在一起的。为和泰山北的大汶河区别开来,此汶河规范称做东汶河,但习惯上一直就被称作了汶河。
        多年来,我曾在一些资料中看到过关于汶河拖蓝的记载。但由于对各地一些所谓“八景”“十景”之说一直感到太过牵强附会而不怎么在意,可是当我亲身经历和目睹了“汶水拖蓝”的景色后,却再也不敢妄自菲薄小觑古人的这种对景物的精辟概括了。
        有一年夏天,我骑着自行车要到一个叫高崮子的地方去。晴朗的天空突然涌起了浓厚的黑云,风也迅速加大了。眼看大雨就要下来了,我用劲加大了蹬车的力度,想在下雨前快速找到一个躲雨的地方。当我赶到丹山子,在村边的屋檐下找到了避雨之处时,大雨点就噼里啪啦地下了起来。
       我们都知道,夏天的雨来得快也来得急,但有很多时候去得也快。这次的急雨下了不久,说停马上就停了下来。我又向前走去,黑云瞬间变薄,云缝里甚至已经露出了丝丝阳光。当我来到丹山子桥上时,哄哄的水声高调喧豗着,桥面有种震动感。我不由地停下了脚步,眼光转向了河中。只见靠近两岸的河水由于刚刚从地面淌到河里还是浑浊的,河水中间的水仍然是原来碧蓝色的,同一条河里出现了泾渭分明的景象。这时浑水尽管努力向中间挤,但还是以蓝色为主。拖带着浊水的这股清流像一条蓝色的彩带,在河之中缓缓而流,短时间内怎么也不能混淆交融在一起。这时,我猛然想起来这应该就是汶水拖蓝的景观了,原来“拖蓝”之说的确是有来历的。怪不得明代任丘人杜洽,在汶河岸边生活过一段时间后,提笔写下的《汶水拖蓝》一诗中吟咏说“到此惊看绿玉浮”。那蓝色的河水,真的就像是一块硕大的玉石浮在水面上。明代嘉靖年间的按察司副使、当地人公跻奎也曾写有《汶水拖蓝》:“一带拖蓝澄碧汉,半湾凝绿响晴雷。”雷雨过后,河中那蓝色的部分确实就好似蓝天的一角落下来的似的。这个时候,只见眼前的河水盛大,水流湍急。两岸青山绿树经过雨水的洗涤,倒映在河水中,时而清晰,时而模糊,宛如梦幻一般,美不胜收。这种靠岸的河水和中间原有河水汇流产生的黄色和蓝色,时宽时窄,时有时无,变幻无穷,给人一种视觉上的神秘审美。我站在桥上,一直看着、看着,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蓝色的飘带终于越变越小,以至于彻底消失了,这条河水整体都是浑黄的了,我才慢慢离去。
        后来在秋天里,我又对汶水拖蓝有了新一种感悟。那次,我们几个人相约去汶河北岸的龙须山游览。山不高,山上唯有遍生的野草和各种树木,并无陡崖峭壁和丛林古树。可山体突露,虽不高却也别有洞天。同去的有作家,也有书画家。苍绿的松柏叶片凝碧,红红的枫叶在秋阳下如不规则的宝石一般流光溢彩,杨树、椿树不时飘下几个姜黄的树叶,摇摆着划出一道弧线,扑向褐色的地面。在我对山上景物的陶醉中,一位同行的女画家突然拉了我一下,高兴地指着前面提醒我说:“花蹦儿”。我顺着她的手指向前看去,树枝上趴着一些翅膀透着红润带着黑色斑点的小蛾子。她走上前去捉住一只,在手心里用指尖轻轻一按,小蛾子的翅膀就奓煞开来了,竟然就像粲然怒放的一朵鲜艳的花儿一般。女画家一松手,蛾儿翅膀一收,肥胖的身体俶地一下快速蹦远了。哦,怪不得叫花蹦儿呢。到达山顶的时候,秋风徐来,吹面不寒,心情更加爽快起来。我慢慢转头看向山下的汶河,啊——我又竟看到汶河拖蓝的景象了。
        山下的汶河,两岸沙多土少,水清沙黄。河水百回千折,清澈见底。这时候,河面上好像生成了一层薄雾笼罩着似的,那似有似无的薄雾好似婀娜少女披着的透明轻纱一般。只见日光映辉下河面犹如明丽的绸缎向远处铺陈着,飘着几朵洁白云絮的蓝天倒映在河水之中,水色变蓝了。缓缓流动的河水上映蓝天,好似正在拖着蓝蓝的丝带前行,水天一色,蔚为壮观。记得出生在汶河岸边、嘉靖年间曾担任过裕州知州的公一扬,也写过一首关于汶河拖蓝的诗:“汶河南汇带晴沙,渺渺拖蓝绕岸斜。万里秋光天似洗,清风轻漾浪中花。”以前我读这首诗,总觉得他是在写法上为了避开别人写过的东西努力出新才这样写的。此时,我恍然大悟,这首诗就是写的我现在看到的这另外的一种汶河拖蓝了。那就是不只是下过一场急雨汶河才会出现拖蓝现象,就是晴天汶河也照样会出现这种景色。晴朗天空下的汶河,波平如镜,有一种纤尘不染的自然美。两岸群峰叠翠,河光山色交相辉映,令人心旷神怡,流连忘返,这种拖蓝更具风韵。
        通过这样亲眼见证两种汶河拖蓝的景象后,我终于明白了历代文人墨客怪不得会时常有人到此游览,并对汶河拖蓝情有独钟,反复赋诗吟咏了,也越来越佩服古人对景物的精确观察和描述了。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