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 山东省纪委监委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RSS | 手机版本
您现在的位置:临沂市纪委监察局网站>> 沂蒙清风>> 清风文苑>>正文内容

第一次被函询

        “什么?函询我?”
        在2017年7月20日,我收到了县纪委的函询通知,反映我有包庇被反映对象的问题,要求我在15个工作日内认真、如实写出书面说明,并由镇党委书记签署意见后发函回复。
        作为刚刚上任没多久的乡镇纪委书记,我自然明白组织函询的含义,难道是组织对我的不信任?可我并没有做错什么呀?我刚到这个乡镇不到一个月,甚至与任何一个干部都还不算熟识,何来包庇之说?这纯属是诬告,县纪委竟然相信了反映人的话?我带着疑惑甚至恼怒的心情走进了党委书记办公室。
        “既然组织不相信我,请您向上级建议给我调换岗位!”我撂下一句话,听起来既义正言辞,又充满着愤怒。
        “你也算是老同志了,虽然你干纪委书记的时间不长,可是你不要忘了,上级党组织对党员干部的谈话函询是对同志们最大的关心和爱护,在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基础上更好的工作,来回报组织的信任,如果上级组织认为你真有问题的话,组织就不会采取这种方式要你作出说明了。作为纪检干部,不要认为你可以用函询的方式去监督别人,上级也可以用函询去监督你,遇到一点小事就不想去面对,只能说明你还没有弄懂函询在新时期开展纪检监察工作所起到的重要作用,也说明你对纪检业务知识掌握不熟悉,更应该加强纪检业务的学习。同时,这也是你在政治上不成熟的表现。”书记笑着跟我说道。
        听完书记的一番话,我恍然大悟,所有事情都不会空穴来风,既然有人反映我包庇干部,那应该是自己在工作中有所不妥,起码是工作的方式方法存有一定问题。我冷静下来,进行了认真反思。的确,近期自己在处理一起信访件过程中,考虑问题确实不够全面,自认为参加工作后就一直在乡镇工作,对农村的情况极为熟悉,了解农村,了解农民,了解农村干部,总认为农村的信访大部分是要靠双双化解,处理干部并不是最终目的。因此,在处理该起信访案件中,在并没有对信访过程全面了解的情况下,就按照反映人和被反映人的要求,匆忙让他们见面以核实调查反映的问题,未曾预料双方在见面过程中发生了言语冲突,我当时为了稳控局面,态度有点激动,未曾想反映人竟认为我这是在替村干部说话,为了引起上级的重视,就“贴牌”反映我包庇村干部。
        之后,我专程到了反映人的家中,耐心地把那次见面的情况进行了详细的解释,并把调查反映存在的问题以及他尚未明白的问题仔细向他反馈。经过了一番认真的沟通,反映人心悦诚服地表达了对镇纪委的工作十分满意,并主动提出愿意和我一起去县纪委对此次事件作出解释,同时表示不再上访反映该起问题。看着反映人脸上满意的表情,我深刻感受到乡镇纪检干部肩上担负着的沉重责任。
        当晚,我立刻按照《关于作出书面说明函》的要求,实事求是地把处理信访的过程、产生的原因及下一步的工作目标作出说明,第二天早上找到党委书记签署意见,底气十足地上报给了县纪委。
        第三天,县纪委干部监督室同志找到了我,“根据《工作规则》,干部监督室召开会议,结合你工作的一贯表现,对报送的说明材料进行集体研究,对你所做的的说明予以采信。根据我们核实的情况,虽然反映的问题是失实的,但是你在处理信访问题时也存在着一些失误,虽然不需要追究党纪责任,但是也要对你进行谈话提醒,希望你今后一定要注意工作方法,更好的做好纪检监察工作。”
        “我接受组织的处理,一定按照要求进行整改,并在以后的工作中严格遵守各项规章制度,认真为群众服务。”当面反馈后,我彻底的放下了思想包袱,深刻地感受到组织的温暖。
        函询是把纪律挺在前面的重要手段方法,体现了组织对党员干部的信任而并非苛求。通过函询,让每一位党员干部都树立“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思想,进一步认识自己的不足,做一名忠诚干净担当的合格纪检监察干部。经过这件事,我对函询这种方式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从那之后,我这个上任时间不算太长的乡镇纪委书记对作为纪检监察干部的归属感更强了。(李林)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