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 山东省纪委监委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RSS | 手机版本
您现在的位置:临沂市纪委监察局网站>> 沂蒙清风>> 清风文苑>>正文内容

铁血柔情是男儿 ——一封烈士家书背后的故事

在孟良崮战役纪念馆里,陈列着一封特殊的烈士家书。这封家书是黄竞烈士牺牲时,战友们从他的贴身口袋里找到的,信纸上浸满了烈士的鲜血,有些文字已经模糊不清了。这封珍贵的家书多年来一直由烈士的后人精心保存,在孟良崮战役胜利70周年时捐献给了纪念馆。

七十一年前,我华东野战军在山东孟良崮地区,一举全歼国民党王牌主力整编七十四师,挫败了国民党军队对山东解放区的重点进攻,扭转了华东战局。在这场举世闻名的战役中,有两千多位烈士血洒疆场,英勇牺牲,长眠在沂蒙大地。黄竞烈士是当时牺牲的最高指挥员之一,时任华野四纵三十团副团长,在孟良崮战役纪念馆中对他有专门事迹介绍。 

                 一

开国中将卢胜在晚年的回忆录中,记述了黄竞烈士牺牲的经过:

我三十团副团长黄竞同志在激战中,哪里战斗最激烈,哪里处境最危急,他就在那里指挥,在那里战斗,他总是奋不顾身地带领战士们同敌人拼杀,在猛攻敌600高地的战斗中,他英勇地牺牲了。噩耗传来,指战员们都极为悲痛。刹那间,阵地上响起了“坚决为团长报仇!”“血债要用血来还!”的口号声,战士们怒喊着,吼叫着,更加英勇地攻占600高地。

卢胜将军时任华野四纵十师师长兼政委。黄竞烈士长期在卢胜将军指挥下工作战斗,屡立战功,两人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情。卢胜将军对黄竞烈士的牺牲非常痛惜。

二              

黄竞,在战场上,他是一位冲锋陷阵、英勇无畏的钢铁战士,在家庭中,他是一位铁骨柔情、情感丰沛的丈夫和父亲。

1947年5月4日或5日,在他牺牲十几天前,收到了妻子纪湧写来的一封信。

妻子时刻挂念着在前方浴血奋战的丈夫,心里十分焦急,好在有人要到前线去,可以捎去她的牵挂和问候:“分别迄今虽只有二十多天,但在我们的挂念中已远及几月之久,特别使我渴念的是远方带给我的信”“自分别后,听说你们又急急的到北边,最近又听说你们又南下,大概你们很辛苦了,你身体好吗?很想念,望来信详告。”“最近虽处处在关心着你们行动,但很少有确实消息,几次收到胜利消息,这二十多日来你们打了几次仗,战果如何?”

尽管妻子写来的是封“平安”信,请丈夫放心,但在信中还是无意聊到行军转移时的一次遇险:“当走近一块很阔的河滩时,敌机嗡嗡的来了”“老张领了双洪躺在田中,通讯员抱了永平在前面的沙滩上,我一个人找了一棵比双洪还矮的树枝坐下来,再没有办法了”“幸是敌机转了两个圈走了,我们才安全过河,那日如走快些,走到沙滩中间过河来了飞机,那就非常危险了。”

妻子最想告诉丈夫的,当然是他们那两个可爱的儿子:“小的已会叫爸爸妈妈了,奇怪的二个小孩学话,都先会喊爸爸,记得双洪第一会叫的也是爸爸,而后才会叫妈妈,永平亦是”“永平在学走”“双洪现在变得十分漂亮”。当时烈士的长子黄双洪才三岁,小儿子黄永平还不到一岁。在他辞别妻儿奔赴战场时,小儿子还不会叫爸爸妈妈。爸爸在战场浴血拼杀时,后方的小儿子在妈妈怀里学着叫出了第一声“爸爸”。妈妈满怀期盼,期盼着丈夫凯旋归来享受这一声“爸爸”,可英雄慷慨赴难不回头,永远离开了,带着永远无法弥补的遗憾。

黄竞给妻子的回信,字里行间充满了战斗的豪情和胜利的自信:“这次战役第一个阶段已胜利结束了”“暂时部队休息,找机在(再)进行第二个战役”“攻克了泰安城,歼敌七十二师全部二万余人,生俘一万五千余人,师长在内,其役共歼敌十个团三万余人。”黄竞时时想把胜利的喜悦和后方的亲人分享。

丈夫在回信中很是挂念,一方面认为转移行军“这也是你们一个锻炼的机会”,同时对妻儿一再叮嘱“特别注意一路上防空和特工警觉性,要提高一些”,丈夫让妻子放心“主要的是作战中疲劳过度外,大病没有什么,望放心”。

1947年6月16日,在烈士牺牲后的一个月,妻子在丈夫的“永别前最后的一封信”上,拿起丈夫曾用过的钢笔,给丈夫写下了一封他永远无法看到的信。妻子心如刀绞,泪泣纸湿,隽秀的字迹句句都是情爱如山、生离死别的情感喷涌。“现除了每日抚摩着您生前所用的一切遗物外,一颗破碎不再能重合的心,将时刻抚养着我们六年来的唯一结晶—双洪、永平”“在一个月前的今日,正是您最痛苦最悲伤最难忍的时期,我将永远牢记着这个与您永别的一日—五月十六日”“您是安息了,留下的我们将日夜来尝着此永别的痛苦”。

在肥东县党史资料中,记载了黄竞烈士牺牲前的感人细节:

黄竞受伤后被紧急送到战地医院抢救,当时该团二营营长也受重伤送到这里,两人都需要马上手术,但临时战地医院的血浆只能够一个人使用。生死时刻,黄竞下达了他人生中的最后一个命令:把血浆用给二营长!医护人员流泪执行了命令,二营长得救了,黄竞却因流血过多,壮烈牺牲。

 

黄竞烈士后人提供了三份《整风自传与鉴定》,这几份珍贵资料共计40多页,是黄竞烈士在抗大九分校参加整风运动时亲笔写下的自我鉴定,具体时间是1944年5月。在鉴定书的最后,盖有抗大九分校校委会印章,并有陈野苹等5人的签名和印章。抗大九分校成立于1942年5月,由粟裕兼任校长、政治委员,陈野苹时任九分校党训班指导员,建国后曾任中组部部长。

从自我鉴定材料中,我们清晰地看到了一位共产党军人的成长历程。黄竞烈士1921年生于安徽合肥县距城九十里的立(栗)树村。1926年父亲病故,全家七口人住在四间草房子里,租种了十一亩地。1938年参加革命,先后任特务连战士、班长、排长;1940年后在江北司令部任通讯排长,四团副连长、连长,江都独立团副营长、五团作战参谋;1941年后任一团营长、旅作战参谋、泰州独立团副参谋长;1943年到抗大九分校党训队,任班长、排长。1938年9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参加了郭村战役、黄桥决战和曹甸战役、苏南反顽战役等重要战斗,他作战勇敢,不怕牺牲,在战火硝烟中逐步锻炼成长。

鉴定书中,黄竞烈士向党组织详细汇报了入党(入任)前后的思想变化、工作经过和对自己的认识。他严格对照共产党员标准,针对自身存在的问题,结合入党以来的战斗生活经历,进行真实深刻的思想剖析,对组织忠诚老实,真正做到了襟胸坦白、毫无保留掩饰。例如,在他刚入伍时,感到部队生活太艰苦,有些吃不消,萌生了回家看看的想法,这个想法在过去填写鉴定表时没有向组织汇报,在这次整风运动中勇敢地查摆出来,进行深刻的自我反思,让人感受到一位共产党人的党性觉悟和胸襟气度。

血染沙场气如虹,捐躯为国是英雄。革命英雄气贯长虹的英勇气概和坚如磐石的理想信念,永远是历史深处永不褪色的记忆,永远镌刻在革命历史的丰碑上。(蒙阴县文明办 张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